当前位置:主页 > R伴生活 >提呈备忘录 盼政府体恤 单亲妈妈抗议校车起价 >正文

提呈备忘录 盼政府体恤 单亲妈妈抗议校车起价

提呈备忘录 盼政府体恤  单亲妈妈抗议校车起价

校车车资在新学年开课猛涨,对于单亲妈妈来说太过沉重,柔南区单亲妈妈协会今日呈交“学生巴士涨价”备忘录予柔州大臣华人事务官陈书北,希望能向州政府反映此事,并监督校车业者逐步调涨车资。

涨价超过20元该备忘录内有20余名单亲妈妈面对车资涨价的无奈心声和诉求,包括自2014年11月开始,从柏伶五福城前往宽柔中学,每个月每个学生的双程车资从原本132令吉涨至154令吉,涨幅高达16%;皇后花园柏卡沙路前往国光一校,路程只有3公里,每个月每个学生的单程车资却从45令吉涨至55令吉;在柏伶花园区内前往柏伶培华小学,每个月每个学生的双程车资从45令吉涨至65令吉,整整涨了20令吉。

此外,校车司机为了节省油费和时间而简化了路线,要求学生集合在路口等车,罔顾学生的安全。

该协会在备忘录内提出数项建议,包括校车车资应逐步调涨;让贫苦家庭分期付款支付车资;校车司机不应简化路线;以及陆路交通委员会应重新检讨在面对校车司机调涨车资时採取“放手不理”的举措。

公交会“放手” 苦了中产阶级

埔来区国会议员华人事务特别助理吴祝光今日在大臣署移交备忘录予陈书北时,向媒体披露上述现象。

吴祝光也是柔南区单亲妈妈协会会务顾问,他指出,日前陆续接到会员投诉,开学一星期前校车业者以发短讯方式通知家长将调涨车资,对此她们都敢怒不敢言。

业者折衷没载到家门

他披露,该协会事后成立委员会调查车资涨价一事,并询问了校车业者,对方回应说维修费用高、政府没有拨出轮胎津贴,加上轮胎寿命只有区区3个月等,业者营运成本增加,校车“涨价”势在必行。

他说,有些业者没有大幅度调涨车资,却採取折衷方法,简化了路线,没有把学生载到家门口,甚至还有学生是站着乘车回家,这些都不符合条例。

他也说,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採取“放手”的举措,让校车随意起价,最后受苦的是中产阶级人士。

出席的尚有柔南区单亲妈妈协会主席郑健铭、顾问汤重广及理事吴日女。

刘赞金:若贫困或负担重 家长可与司机商议减价

柔南学生车公会会长刘赞金表示,该校车司机如果不是其公会会员,就算调涨了过高的车资,也不是在他控制范围之内的事情。

他指出,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的条规里,并没有明文限制校车价格的调整,而校车若有空调等装置,可以将车资调涨至30%。

他说,校车车资“非涨不可”,除了政府减少柴油补贴,轮胎及校车零件也昂贵,例如驾驶六轮校车的话,司机要更换轮胎,就得自己负责额外的开销,每个轮胎的价格是700余令吉。此外还要考量即将实施的6%消费税。

他说,然而若家境贫穷或家里超过3个孩子,只要和校车司机商量,他们还是会愿意减价的。

不可能随油价浮动 罗章祥:调涨车资合理

新山学生车车主及司机公会副主席罗章祥表示,自今年1月开始,校车司机已调涨30%至40%的车资,调涨的原因是政府减少了柴油补贴。

他认为调涨的车资尚算合理,而且就算油价下降,校车司机也不可能随着油价浮动,不停地在调整车资。

他指出,本身主要是载送柏伶花园一带的学生,大多就读私人学校,所以调涨了车资,也没有接到学生家长的投诉。

针对有家长投诉指校车司机要求学生集合在路口等车一事,他说,校车司机一定要把学生载送到家门口,以确保他们的安全。

陈书北:应逐步涨价

陈书北表示,一般上,柴油起价是巴士调涨车资的主因,现在较不寻常的是,油价下降,巴士车资不降反涨,的确有必要探讨个中原因。

他指出,校车司机应逐步调涨车资,而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也不应全面放手任由业者随意涨价,应多方面考量,不加重民众的负担。

他说,他是马华中委,会在本月16日将此课题带上中央委员会讨论,同时通过与相关业者交流,希望能相互达成协议。

陈书北也兼任新山中区市议会福利委员会主席,他说,本月19日该市议会将召开“爱心基金会”会议,届时他会建议拨出一些款项协助单亲妈妈应对校车巴士调涨的问题。

车资过高负担沉重———单亲妈妈●吴日女(45岁)

我育有3名11至15岁的子女,其中2人读中学,一人读小学,由于小学离家较远,早前的车资从原本的每个月70令吉涨至85令吉;至于前往中学的车资则保持原价,为60令吉。

虽然载送孩子的校车都有把孩子载到家门口,然而过高的车资,让我觉得负担沉重,希望校车业者能体恤家长。

文章标题: 提呈备忘录 盼政府体恤 单亲妈妈抗议校车起价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