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D管生活 >提名投票皆下雨‧料逾70%选民投票 >正文

提名投票皆下雨‧料逾70%选民投票

提名投票皆下雨‧料逾70%选民投票(森美兰‧波德申)峇眼槟榔州议席补选似乎与雨水特别有缘,10月3日提名日下起一场大雨,10月11日投票日早上同样下了一场倾盆大雨。截止下午4时,投票率已达69.5%,因此,投票率估计仅能突破70%。较早前,选委会估计投票率良好,将会有超过80%的选民出来投票。大雨是从今日(週日,10月11日)清晨下起,在上午8时投票开始后一度停下来,但一些地区过后继续下雨。另外,多个投票中心发生冲突事件,并引发大塞车,也影响选民出外投票的意愿。料8pm公布成绩峇眼槟榔州议席共有8个投票站,从早上8时开放投票至傍晚5时结束,预料成绩将在晚上8时公布。峇眼槟榔州议席共有1万3664名选民,其中9060人是普通选民,4604人或高达33.7%的邮寄选民已在週五(10月9日)及週六(10月10日)完成投票。选民结构分别是62.77%或8577人是巫裔、20.74%或2834人是印裔、10.96%或1498人是华裔,以及5.54%或755人是其他种族。军方负责邮寄选民名单选举委员会驳斥陆军基本训练中心在10月7日进行军警投票过程中,被指没有採用选民册的说法。森州选委会主席阿都拉迪说,军方当天在投票中心所展示的选民名单,是透过军方行政负责。他週日发表文告说,选委会是根据2003年选举条规(邮寄选民)处理邮寄选票。有关的邮寄选民名单,是根据有关军营的军人选民及配偶所制定。“有关名单的选民是来自这个军营的军人选民,余者如峇眼槟榔区的邮寄选民,则已直接接获本身的邮寄选票。”他指出,选委会一共发出4571张军人邮寄选票。阿都拉迪是针对回教党在10月9日针对邮寄选票提出抗议一事,作出回应。2候选人劣势选区抢票週日投票日的最后决战,国阵候选人丹斯里依沙和民联候选人朱基菲里自知弱点,而先到最弱的地方抢票。大清早,依沙到多个印裔选民的集中地区拜访投票中心,全力抢攻印裔选票,而形势被看低的朱基菲里,则先到马来选民的集中地区拜访,希望可以挽回颓势。依沙的拜访路线是从北直下,大队在芦骨的收费站集合,然后展开最后一轮的拉票行动,先拜访印裔选民为主的阿德顿园坵、西廖镇及巴德瓦园坵,过后到拥有200多名华裔选民的苏密东,才前往市区的马来人和华裔混合区拜票。朱基菲里则从甘榜峇眼槟榔启程,再到军人区的西鲁沙抢票,摆明阵仗是要争取马来票。他在甘榜峇眼槟榔的班利马阿南国民学校巡视时,巧遇选委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相逢,两人握手寒暄一番。月亮输赢都设服务中心民联候选人朱基菲里说,不管他是否中选,他都会在峇眼槟榔设立服务中心,但如果他中选,他就不只是设立一间服务中心。他週日早巡视甘榜峇眼槟榔的投票中心,受询时指出,如果他不中选,就开设一间服务中心;如果中选,则会设立超过一间的服务中心。受询及胜算,朱基菲里说:“我还有机会赢。”但询及目前的感受,他却说:“这要看今天晚上的结果了,但我这几天都睡得安稳。”飙摩多族闹场在西鲁沙,国阵和民联的两方人马互相叫嚣,场面热闹。突然,一个青年骑摩多呼啸而过,还摆出“Mat Rempit”(飙摩多党)的招牌动作,在摩多上站起来挥手,向两方人马叫阵。两方看了傻眼,不知对方甚幺来头,因为他们的风头,在这一刻被这位陌生青年抢走了,而警方也来不及反应,青年就不知所终。将禁投票日拉票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说,现有选举法令允许支持者在远离投票站的地点拉票的条例已不合时宜。他认为,一旦竞选期结束,各政党就应该停止拉票,因此,选委会已着手处理修改选举法令的事宜。他週日上午巡视投票中心后透露,週日投票情况良好,只有部份选民带着有徽章的物品进入投票站而受到劝告,各方面都很合作。花絮依沙遭揶揄面不改色国阵候选人丹斯里莫哈末依沙巡视投票站时,遭回教党支持者用他的身形矮小、金钱政治来讥讽他。依沙是于今日(週日,10月11日)上午10点多巡视西廖投票站,他一步出投票站时,一名回教党支持者大声高呼他涉及金钱政治与他身形有关。面对回教党支持者穷追猛打的漫骂,依沙面不改容,不予理会。这名回教党支持者的作为,被一些公众形容回教党支持者没有教养,不该作出人身攻击的论调。过后,依沙乘车离开,车子所过之处,继续遭回教党支持者喝倒彩。依沙睡得好但睡得少选战来到最后一天了,国阵候选人依沙说,在等待成绩揭晓的过程,他的心情忐忑不安。不过,他表示还是睡得好,只是睡得少而已。他巡视各投票站后向媒体指出,他有信心可以胜出,一旦中选,他会在选区内设立服务中心,协助解决民生问题。对于上午时段的投票率偏低问题,他认为,这可能是受到大清早下雨导致,但他相信下午的投票率会提昇。朱基菲里犯规被揪朱基菲里大清早到甘榜峇眼槟榔的班利马阿南国民学校巡视投票中心,巧遇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并先后接受记者的访问,阿都阿兹还说朱基菲里“犯规”。眼尖的阿都阿兹,一眼就看到朱基菲里犯了一个错误,而向媒体嘀咕一番。原来,朱基菲里携带妻子同行,虽然妻子没进入投票站,但他却带了一位支持者进入,阿都阿兹直说这是不行的。在此之前,两人见面时,阿都阿兹还摸着朱基菲里的脸颊,不知在说些甚幺。或许,眼尖的阿都阿兹又“看穿”了朱基菲里,竞选9天后,脸都瘦了。投票日不见年轻人週日清早就下雨,断断续续,雨势时小时大,但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在早上声称投票率不错;投票仅1小时,就有1058人投票,佔总选民的11.6%。不过,这些早早冒雨投票的选民,几乎清一色是老人或中年,并不见年轻人的蹤影。对此,阿都阿兹称,他相信最终的投票率会突破80%,因为年轻人习惯迟起床,所以迟些才会投票。分隔支持者无冲突与局势紧张的甘榜峇眼槟榔投票中心比较,西鲁沙投票中心则因双方支持者的距离有两条分行道的距离,而没有发生冲突,亦容易受到控制。西鲁沙的投票中心是甘榜峇鲁西鲁沙国民学校,国阵和民联的支持者“楚河汉界”的界线非常明确,左边是国阵,右边是民联,中间是车辆行驶和警方驻守的缓冲区。双方的支持者势均力敌,各有数百人,国阵支持者在党旗的呈献上略胜一筹,他们拉起一面以驳接方式製成、长约100米的国阵党旗,而民联则在竞选标语佔上风,以色彩和字眼抢尽风头。路过车辆加入叫嚣从两方支持者面前驶过,前往投票中心的车辆,并不一定就是去投票的选民,很多都是两方的支持者,纯粹是驾车经过向敌对阵营“示威”。在西鲁沙,除了两方人马互相叫嚣,路过的车辆也加入阵围,有时是国阵的支持者,有时是民联的支持者,来来又回回向敌对阵营呛声,根本就不是选民。政途重要日子吃蛋糕週日不是依沙的生日,而是他的政途重要日子,但依沙却在苏密东吃了一个有“一个马来西亚”图案的生日蛋糕。原来,週日是一位马华助选人员黄锦扬的38岁生日,他也是在苏密东投票的选民。马华助选团顾问符明治、市议员拿督林振辉,及前副部长兼前直落甘望国会议员拿督索迪纳登等领袖,在苏密东小学前等候依沙,一起为黄锦扬庆祝生日。月亮派黄姜糯米饭相对于马华的“一个马来西亚”生日蛋糕,回教党也不甘示弱,他们推出“月亮牌”的黄姜糯米饭,让选民免费享用。在苏密东,回教在地上摆放很多碟黄姜糯米饭,饭上插上很多回教党的小党旗,告诉选民吃了“月亮牌”糯米饭,记得要投“月亮”一票。【热点新闻:峇眼槟榔州席补选】‧2009.10.11

文章标题: 提名投票皆下雨‧料逾70%选民投票

推荐文章